[1]张泽键.权利无法新兴吗?——论既有权利具体化的有限性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22,(03):46-65.
点击复制

权利无法新兴吗?——论既有权利具体化的有限性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王方玉.新兴权利司法证成的三阶要件:实质论据、形式依据与技术方法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21,(01):113.
[2]许恋天.消费者网络评价权的配置法理与立法表达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21,(03):147.
[3]刘叶深.为新兴权利辩护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21,(05):82.
[4]张超.新兴权利的利益衡量判定——以侵犯人格利益个案为背景的分析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22,(03):66.
[5]陈景辉.权利可能新兴吗?——新兴权利的两个命题及其批判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21,(03):90.

备注/Memo

*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。
特别感谢陈景辉教授、刘叶深教授、刘雪利、张峰铭、成亮、王重尧、王昱博等师友对本文写作所给予的帮助,以及匿名审稿人提出的宝贵意见!
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22-05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