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方新军.融贯民法典外在体系和内在体系的编纂技术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9,(02):22-42.
点击复制

融贯民法典外在体系和内在体系的编纂技术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吴治繁.论民法典的民族性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3,(05):144.
[2]吴汉东.知识产权“入典” 与民法典“财产权总则”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4):58.
[3]邱 本.论民事生活与民法典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4):67.
[4]汤文平.我国当前民法发展战略探索——法学实证主义的当代使命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4):82.
[5]费安玲.论我国民法典编纂活动中的四个关系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5):97.
[6]周江洪.论民法典透明度的实现及其障碍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6):83.
[7]谢 潇.公序良俗与私法自治:原则冲突与位阶的妥当性安置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6):93.
[8]邱本.当前我国民法研究中的几种错位——兼论法学研究方法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6,(02):147.
[9]王琳*.论法律原则的性质及其适用 ——权衡说之批判与诠释说之辩护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7,(02):87.
[10]杜涛肖永平.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法典:属地主义之超越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7,(03):69.

备注/Memo

*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。
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“民法典编纂技术问题研究”(14AZD143)的阶段性成果。
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9-03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