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孙光宁.法理在指导性案例中的实践运用及其效果提升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9,(01):19-32.
点击复制

法理在指导性案例中的实践运用及其效果提升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李友根.指导性案例为何没有约束力——以无名氏因交通肇事致死案件中的原告资格为研究对象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0,(04):86.
 LI You-gen.Why Directory Cases are Not Binding: A Study on the Status of Applicant of an Unknown Dead Person in Traffic Accident[J].Law and social development,2010,(01):86.
[2]孙光宁.法律规范的意义边缘及其解释方法——以指导性案例6号为例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3,(04):57.
[3]张骐.再论指导性案例效力的性质与保证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3,(01):91.
[4]何家弘.完善司法判例制度是法治国家建设的需要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1):20.
[5]张骐.再论类似案件的判断与指导性案例的使用——以当代中国法官对指导性案例的使用经验为契口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5,(05):138.
[6]孙光宁.反思指导性案例的援引方式 ——以《〈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〉实施细则》为分析对象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6,(04):90.
[7]李平.传统中国审判机制的法理与道理——从刘锡彤断杨乃武小白菜案说起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7,(04):135.
[8]邱 本.如何提炼法理?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8,(01):5.
[9]丰 霏.如何发现法理?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8,(02):5.
[10]雷槟硕.指导性案例适用的阿基米德支点——事实要点相似性判断研究[J].法制与社会发展,2018,(02):79.

备注/Memo

*山东大学(威海)法学院副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“案例指导制度的实践经验与发展完善研究”(18BFX056)的阶段性成果。本文受益于山东大学(威海)“青年学者未来计划”和“法理研究行动计划”系列活动的研讨,特此致谢。
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9-01-10